极东将至

#新群群宣
#架空语c
#柒柠公寓
#群号866265295

你好~不不不,我不是推销员,我只是想来为您宣传一栋公寓。
这可不是一所普通的公寓,嘘,让我小声告诉你,这是一所abo的公寓。

我们的公寓一共有七层。
一楼是我们的大厅。
二楼则是为宅男宅女们准备的食堂,我们的食堂愿意为你们提供优质服务。
三楼到六楼则是住所,每层有七个房间,每间住两个人,足以为你们提供一个专属于自己或者与你那个ta的小空间。
七楼则是我们的天台,这可是一个森系天台,你可以与你的伴侣或者朋友在上面聊聊天,或者与大家一起进行一些有趣的游戏,这可以让你融进我们的大家庭。

如此设备完善的公寓,你心动了吗?怎么样?要不要来我们柒柠公寓入住啊。

请不用担心,我们这里不光设备完善,大家庭的成员也个个人美心善,你的到来定让我们蓬荜生辉。

我们将随时恭候你的入住。
也随时欢迎你加入我们的大家庭。

【最后小声说一句,我们群主和阿茗是天使,人美心善,记得要和我一起吹爆她们】

给傻蓝晨打call
傻蓝晨你很棒

尧胤:

我在饭馆里找到了他。
他正熟络的和身边黄头发的少年交谈这,不时爽朗的笑几声,不知怎的,我的眼酸酸的,心里也感到钻心的疼。我快步走上前去,打断了他俩的谈话“同学,借你朋友用一下”我向黄毛说道,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冰冷。少年楞了一下,突然对着那人说了一串话“哈哈哈哈你都退役了还有人找你没想到啊你魅力这么大我过两天一定要想你请教请教……”“好了哥知道了”那人摆摆手,和我走出店门
“说吧,你为什么这么做”我质问他“没办法啊……”“难道你忘了你的初衷了吗?你忘了他吗?你们曾并肩战斗过的日子,你们一起欢笑的日子,你都忘了吗?!!”我怒上心来,拽着他的衣领,把他抵在墙上,大声呵斥着“但……”“但什么但,你就是忘了吧,叶修”那人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只是叹了口气。我怒道“为什么打广告?!你不是说不会参加商业活动的吗?!”叶修点着了一支烟,看着我,缓缓吐出一句话






















“有钱真好”
——蓝晨(本人)三分钟构思五分钟码字的产物,茉尛给予的我勇气和……b数让我发出来 @极东将至

一段短小的生贺

迟来的生庆【昨天复习没来及码】最美丽漂亮的言生日快乐!  @子书的酒窖
大概是以自己的理解写了一段过程。
虽然不能给你过个生日,但是想象一下还是可以的对吧~【言的性格我按照邻家大姐姐写的,因为我感觉言是那种特别阳光温柔的大姐姐。】

一个个子稍微矮点女生捂着那个个子高点女生的眼睛,半推半就地带她来到桌子前——好吧,也许这看起来有点好笑。
“茉尛?怎么了?”高个的女生疑惑的问了问。
那个矮个子的女生带着坏笑,把手从她的眼睛上拿开,跳起来大声喊道:“我最喜欢的言!祝你生日快乐!”
矮个子的女孩子,又把桌子上一个小盒子拆开是一块小小的巧克力蛋糕。
“因为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味的,所以我就按照我喜欢的买喽,所以现在我要给你生日礼物啦!”
矮个子的女孩子欢快的扑进了那个高个女生的怀里,而那个高个的女生小心地抱住了她,稍微踉跄了几步后,揉了揉矮个女孩的头:“茉尛你小心点啦。”
“知道啦,知道啦,放心吧,不会摔倒的——反正摔倒了还有你抱着。”矮个女孩子带着坏笑,搂住了那个高个的女生,小心翼翼地递过去了几张明信片,就像生怕揉皱似的。
“言,明年,后年,以后,我都想一直给你过生日,所以,请不要忘了彼此哦。”
矮个子的女孩递过去的明信片上,写着这她的这么一段话。高个女生面带微笑,轻轻揉了揉她的头。
“小傻瓜。”

平行线

#嘉瑞
#ooc非常抱歉!
#写不出想要的感觉,浪费了一个脑洞
#没有瑞金,那都是错觉

  跨越平行线,听起来是不是挺不可思议的吧。
  最近学校盛传一家可以跨越平行线的小店,据说你可以从那里看到另一个平行线的故事或自己。
  无聊。
  这是格瑞被金拉去那家小店时心中唯一的想法。同行的还有凯莉和紫堂幻。
  “欢迎欢迎,四位尊贵的客人。”
  一点也不新颖的开场。
  格瑞暗自诽谤时,金已经激动地与店家聊了起来,格瑞的思想逐渐飘远,他的大脑深处有一个不知何时且不知为何出现的人影,格瑞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只记得那桀骜不驯且狂妄的笑容。
  回过神来时,那面落地镜上已经出现了画面。
  凯莉笑着说:“哟,我是个魔女呀,不错不错,很适合本小姐。”
  金激动极了:“这个小队是我们哎!我的技能可真帅气!这个是银爵老师,这个是安哥,这个是和安哥关系好的那个校霸哎,这不是校霸团吗,还有还有,这个是安莉洁……都是我们认识的人!”
  是不是还差一个人……
  “另一个平行线上的事会影响我们吗?”
  店家有点诧异地看着格瑞,然后笑笑回答:“这可不一定,平行线有很多个,但如果是这个……应该是会的。”店家露出一个有点狡诈的笑容道:“毕竟你们算是这个平行线的你们的转世?我也不知道啊——”拉长音的语气让人很难不怀疑他是在故意隐瞒。
  “这个人是谁?这是我目前为止唯一一个不认识的人……”紫堂幻发出疑惑。
  就在刹那间,格瑞飞快转过了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就像潜意识告诉他不能错过一样。
  一个金发少年,眼睛下面贴着一个黑色的五角星,像个小孩子一样,正挑衅着格瑞。
  熟悉而又陌生。
  那个时候,格瑞脑子里的雾散开了,露出了和少年一样的长相和笑。
  我应该是认识他的。
  格瑞想着。
  我肯定是认识他的。
  格瑞继续想。
  格瑞口中仿佛有什么在往上涌,是几个破碎的音节。
  “j,jia,嘉……”
  还有些什么。格瑞想。可我不记得了。
  “格瑞,你没事吧?”金小心翼翼地询问着。
  “我没……”格瑞揉了揉眉心,回答着,不过被店家给打断了。
  “四位在另一个平行线上,可是抗神的勇敢者嘛,而且不可思议地取得了胜利……”
  “等等。”凯莉出口打断,面色并不是很好,紫堂幻好像也想到什么,低下了头。“你刚才说我们某种意义上是他们的转世,可是他们活得好好的,我们又怎么会存在?况且你说到抗神,他们现在自相残杀的模样可不像是在齐心协力抵御神明啊……你是在逗我们玩吗?”
  店主顿了一下,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当然没有开玩笑,不过这是‘过去’啊,你们好奇那个世界的现在吗?”
  答案是肯定的。
  画面渐渐灰暗,最后重新亮起来时,却变得异常死寂。那是一栋壮丽建筑的顶端,那建筑仿佛是一所神居。顶端坐着之前的金发少年,穿着白色的华服,眼神却是空洞的,凝视着远方。
  那衣服一点也不适合他。
  格瑞的脑子在短短一会已经冒出了多少莫名其妙的想法,多到他自己也不记得了。
  这场景与之前的一切格格不入。没有了之前的一切一切,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请问,那个世界的‘我们’在哪里呢?”紫堂幻向店主发问。
  “很遗憾哦,‘你们’死在了抗神的战场上。”店主仍然带着笑容,却是满满的冷意。
  鸦雀无声。
  仍然鸦雀无声。
  最后金强行挤出了一抹勉强的笑容,招呼大家离开了。

  格瑞还是在第二天来到了这里。
  “我就知道你会来。”
  “如何和那个平行线制造联系。”
  简短的对话,信息量却意外的多。
  “当然可以,10秒,用你在出现在你面前那个人对‘你’的最后印象去到那个世界。”
  “报酬。”
  “没必要,就当……算了。”

  这是嘉德罗斯不知道第多少天坐在神殿的顶端,固执地望着远方,好像那样就可以看到那个人。
  从“人造神”成为“神”并不是想象中的顺利,高估了自己的力量,从而失去了所以,这个代价太重,“神”这个身份完全无法比拟。
  嘉德罗斯微微转过头。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转头,这是下意识的,直觉告诉他,不转头会错过一切。
  一只蝴蝶。
  一只莹绿色与白色相间,有着紫色的眼睛的蝴蝶。
  嘉德罗斯想起了格瑞。
  抗神战争的最后,格瑞燃烧着干枯的元力,莹绿色的刀刃失去了原本的锋芒,一记原本无伤大雅的攻击,却使格瑞在战争结束的瞬间也结束了呼吸。
  嘉德罗斯是眼睁睁看着格瑞倒下的,一秒也没有错过。
  格瑞给予嘉德罗斯的最后印象,美丽而脆弱。
  好像一只蝴蝶。
  而眼前的蝴蝶完美符合了嘉德罗斯对格瑞的想象。在愣了几秒钟后,嘉德罗斯向蝴蝶伸出了手,他的手指即将碰到那只蝴蝶,但是蝴蝶却消失了。
  像机械卡壳一样,嘉德罗斯的手生生停了下来,然后无力地垂了下去。
  嘉德罗斯动了动干涩的口舌,微微开口,缓慢地吐出两个音节。

  格瑞就这么看着金发的少年,他眺望着远方。而少年反应过来了什么,突然转过头来。少年愣了愣,向格瑞伸出了手。
  格瑞很想向他飞去,但是10秒的时限太短了。格瑞不甘心地看着少年消失在眼前。
  回到了店内,看着镜子里少年的呆滞,格瑞仿佛下定决心,迟缓又坚定地说出了四个陌生又熟悉的音节。

——格瑞……
——嘉德罗斯!

神的自述

#嘉瑞
#嘉德罗斯第一视角
#ooc真的非常抱歉
#有两句话借鉴在最后有标出,侵删

嘉德罗斯,骄傲的人造神,在来到凹凸大赛前,对于"爱"一窍不通。

凹凸大赛的参赛者,大部分都入不了我的眼。第三的银爵,那锁链可束不住神;第四的雷狮,叛逆的皇子带着一群乌合之众;第五的安迷修,大赛少有的老好人......不过第二的格瑞嘛......看来凹凸大赛的参赛者,只有一个可以入我的眼。
初次见面时便可以感知他不同于他人的力量——不愧是我嘉德罗斯看中的对手。他一直都是独行侠,不过这也没错,因为以他的实力,有同伴只会拖累他,使他发挥不出原本的实力。如果他真的与人同行,我岂不是少了一个中意的对手,毕竟我可没有心思一点点探究他真正的,独自一人时的实力。
使他燃起战意也是一件很难的事,但同时和他进行一场肆虐天地的战斗也是一件非常令人愉悦的事。
不过就算如此,大厅里的那场战斗本是令我期待的,结果却不尽人意。那个突然出现在大厅里的渣渣,搅乱了我们俩之间的战斗,而那个渣渣与格瑞相识,在格瑞维护他的同时,这场战斗自然是进行不下去了。
在预赛靠后的时期与格瑞来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并不是什么好的决定,毕竟两个积分大礼包,不知有多少人在窥视。但我无所谓,能够和我认可的对手,来一场真真正正,撼动天地的战斗,无论付出和代价我认为都不值一提。并且那些卑劣的老鼠,又能如何伤我分毫。
战斗结果是两败俱伤,这是一个最难想到也是最容易想到的结果。修复武器是必然的。不过就如同他是我的认定的对手一般,我们修复武器的地方也是两个极端,烈焰山与寒冰湖,水火自然是相生相克,不知为何,我竟觉得这就是我和格瑞之间的关系。
鬼狐天冲这种小角色,我从来不放在眼里,但是格瑞能被他伤到,我倒是真切有些惊讶。当我问起他为何会被如此小角色重创,他只是看了眼那个好像叫金的渣渣,没有说话。我大概已经可以推测到了,果然,格瑞还是适合独来独往,就如我之前所想,团队合作会使他的力量大打折扣。
与雷狮海盗团开始了猛烈炮击时,我倒是觉得有些可惜——若是对手的换成格瑞多好,如此,就算竞速赛拿不到第一,那也是有意义的一场赛事,因为格瑞总是很吝啬于与我来一场畅快淋漓的战斗。
当那个渣渣的元力扩散整个迷宫星的时候,我便飞速赶了过去——因为我知道与此同时,格瑞也会往那个方向赶去。到达以后,果然不出意料。一场不容许他人插手的战斗即将开始,谁也无法阻挡。不过雷德话却让我有些在意,想着这场战斗结束后便去私底下询问一下。
那个神秘的黑洞出现时,我本不甚在意。格瑞提醒我要小心时,甚至嘲讽他如此胆小。然而当大罗神通棍不可逆地向我压来,我才明白,对战这个怪物,格瑞所说的并非空穴来风。
不知过了多久,反正走向了决赛,赛场上的人已是越来越少。到了最后用十根手指头就可以数清。在那时甚至在那时前,胸口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但也只是针对格瑞,除了在心中咆哮着的战意,似乎还有一种不知道的感情,那是数据分析不出来的。
“格瑞。”
我约他来了断崖边,但不是为了来一场战斗。战斗在最后的决赛随时可以,而这时,我是为了让格瑞见证一场仪式。
“你知道我的名字意义的什么吗?”
他无言,这是自然,他不是那种多语的人。
“神赐玫瑰,我的名字意味着神赐玫瑰。”
我临时用积分兑换了一支玫瑰,在月光的照耀下,仿佛附了一层纱。
“我喜欢你,但是,这种感情是雷德解释的,就算神也无法确定。不过你将接受圣空星未来的王的玫瑰,如果有机会,我将献给你圣空星最高礼仪▲。”
之后两人相顾无言,我也不等他接受或拒绝就转身离去了。因为我不需要他的回应。
我们将进行最后一场决战于决赛,这场战斗中,我们两个只能活一人。烈斩的剑式在我眼前晃过,大罗神通棍的残影,以目前为止最高的速度包围着他。
最后的一剑,我却没有避过,是不能,还是不愿?不理解的感情再次涌上心头,也许这就是雷德所解释的呢?
有些恶趣味的把手放在格瑞的脸上,或者说是把手上的血糊在他脸上,露出一个破碎的微笑,这是神很少露出的表情。不过此时神正想着,如果不是因为没有力气了,真想也在他的眼角下,用我的血画上一个五角星,这想法可真是莫名其妙。
“咳……真希望你以前有好好注视过我。▼”
后退一步,后面便是断崖,在献上玫瑰的地方献上神的生命,而这两次都有过不理解的感情萦绕心头,这算是首尾呼应么?
在落下的前一刻,对惊讶的那人说道。
“Bye bye……”
【嘉德罗斯   回收完毕】

嘉德罗斯,骄傲的人造神,在来到凹凸大赛后,对于"爱"似非似懂。

▲借用了黑蛇错大大条漫里的一句话
▼借用了亦骁大大《回收之日》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