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东将至

神的自述

#嘉瑞
#嘉德罗斯第一视角
#ooc真的非常抱歉
#有两句话借鉴在最后有标出,侵删

嘉德罗斯,骄傲的人造神,在来到凹凸大赛前,对于"爱"一窍不通。

凹凸大赛的参赛者,大部分都入不了我的眼。第三的银爵,那锁链可束不住神;第四的雷狮,叛逆的皇子带着一群乌合之众;第五的安迷修,大赛少有的老好人......不过第二的格瑞嘛......看来凹凸大赛的参赛者,只有一个可以入我的眼。
初次见面时便可以感知他不同于他人的力量——不愧是我嘉德罗斯看中的对手。他一直都是独行侠,不过这也没错,因为以他的实力,有同伴只会拖累他,使他发挥不出原本的实力。如果他真的与人同行,我岂不是少了一个中意的对手,毕竟我可没有心思一点点探究他真正的,独自一人时的实力。
使他燃起战意也是一件很难的事,但同时和他进行一场肆虐天地的战斗也是一件非常令人愉悦的事。
不过就算如此,大厅里的那场战斗本是令我期待的,结果却不尽人意。那个突然出现在大厅里的渣渣,搅乱了我们俩之间的战斗,而那个渣渣与格瑞相识,在格瑞维护他的同时,这场战斗自然是进行不下去了。
在预赛靠后的时期与格瑞来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并不是什么好的决定,毕竟两个积分大礼包,不知有多少人在窥视。但我无所谓,能够和我认可的对手,来一场真真正正,撼动天地的战斗,无论付出和代价我认为都不值一提。并且那些卑劣的老鼠,又能如何伤我分毫。
战斗结果是两败俱伤,这是一个最难想到也是最容易想到的结果。修复武器是必然的。不过就如同他是我的认定的对手一般,我们修复武器的地方也是两个极端,烈焰山与寒冰湖,水火自然是相生相克,不知为何,我竟觉得这就是我和格瑞之间的关系。
鬼狐天冲这种小角色,我从来不放在眼里,但是格瑞能被他伤到,我倒是真切有些惊讶。当我问起他为何会被如此小角色重创,他只是看了眼那个好像叫金的渣渣,没有说话。我大概已经可以推测到了,果然,格瑞还是适合独来独往,就如我之前所想,团队合作会使他的力量大打折扣。
与雷狮海盗团开始了猛烈炮击时,我倒是觉得有些可惜——若是对手的换成格瑞多好,如此,就算竞速赛拿不到第一,那也是有意义的一场赛事,因为格瑞总是很吝啬于与我来一场畅快淋漓的战斗。
当那个渣渣的元力扩散整个迷宫星的时候,我便飞速赶了过去——因为我知道与此同时,格瑞也会往那个方向赶去。到达以后,果然不出意料。一场不容许他人插手的战斗即将开始,谁也无法阻挡。不过雷德话却让我有些在意,想着这场战斗结束后便去私底下询问一下。
那个神秘的黑洞出现时,我本不甚在意。格瑞提醒我要小心时,甚至嘲讽他如此胆小。然而当大罗神通棍不可逆地向我压来,我才明白,对战这个怪物,格瑞所说的并非空穴来风。
不知过了多久,反正走向了决赛,赛场上的人已是越来越少。到了最后用十根手指头就可以数清。在那时甚至在那时前,胸口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但也只是针对格瑞,除了在心中咆哮着的战意,似乎还有一种不知道的感情,那是数据分析不出来的。
“格瑞。”
我约他来了断崖边,但不是为了来一场战斗。战斗在最后的决赛随时可以,而这时,我是为了让格瑞见证一场仪式。
“你知道我的名字意义的什么吗?”
他无言,这是自然,他不是那种多语的人。
“神赐玫瑰,我的名字意味着神赐玫瑰。”
我临时用积分兑换了一支玫瑰,在月光的照耀下,仿佛附了一层纱。
“我喜欢你,但是,这种感情是雷德解释的,就算神也无法确定。不过你将接受圣空星未来的王的玫瑰,如果有机会,我将献给你圣空星最高礼仪▲。”
之后两人相顾无言,我也不等他接受或拒绝就转身离去了。因为我不需要他的回应。
我们将进行最后一场决战于决赛,这场战斗中,我们两个只能活一人。烈斩的剑式在我眼前晃过,大罗神通棍的残影,以目前为止最高的速度包围着他。
最后的一剑,我却没有避过,是不能,还是不愿?不理解的感情再次涌上心头,也许这就是雷德所解释的呢?
有些恶趣味的把手放在格瑞的脸上,或者说是把手上的血糊在他脸上,露出一个破碎的微笑,这是神很少露出的表情。不过此时神正想着,如果不是因为没有力气了,真想也在他的眼角下,用我的血画上一个五角星,这想法可真是莫名其妙。
“咳……真希望你以前有好好注视过我。▼”
后退一步,后面便是断崖,在献上玫瑰的地方献上神的生命,而这两次都有过不理解的感情萦绕心头,这算是首尾呼应么?
在落下的前一刻,对惊讶的那人说道。
“Bye bye……”
【嘉德罗斯   回收完毕】

嘉德罗斯,骄傲的人造神,在来到凹凸大赛后,对于"爱"似非似懂。

▲借用了黑蛇错大大条漫里的一句话
▼借用了亦骁大大《回收之日》的一句话

评论(4)

热度(14)